科普信息網

科普信息網

攜程集團董事長梁建章解讀“遠程辦公”:可改成“4+3”模式

發布時間:2020-04-02 17:07:37 來源:網易科技報道 責任編輯:caobo

攜程集團董事長梁建章今日發文,解讀疫情期間的“遠程辦公”模式。

梁建章認為,遠程辦公所帶來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。站在企業的角度,如果有大批員工居家辦公,那就不需要租用那么大的辦公場地,每年可以省下一大筆租金以及電費等支出。而在員工那里,如果不必每天前往單位,至少可以節省上下班交通過程中付出的費用,每天可以自由支配的時間也將大大增加。而對整個社會來說,遠程辦公可以降低出行人數,部分緩解堵車、污染等都市頑疾。

但梁建章也表示,遠程辦公也存在著一些明顯的缺陷。首先就是由于員工不再集中,對于一些需要共同深入探討的項目,僅僅依靠語音或者視頻聊天,有時會讓溝通效果打上一定的折扣。另外,由于員工并沒有出現在視線范圍內,企業難免會擔心他們是否會趁機偷懶,導致其工作質量對不起領到的工資。

早在10年前,攜程曾在內部進行過遠程辦公的實驗。從實驗結果來看,遠程辦公所帶來的益處遠遠大過問題。如今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,則大幅度加快了企業和員工接受遠程辦公的進度。通過近期的諸多實踐,很多人都發現,借助于4G乃至5G等最新的通信技術,再加上功能越來越成熟的各類軟件的輔助,遠程辦公的難度要比原先預想的低,而效果則要比預想的好很多。

梁建章建議,未來企業的辦公模式可以改成“4+3”的模式,即安排員工每周有4天需要前往辦公室,此外還有一天可以在家遠程辦公。這一天可以固定在每周五,也可以根據實際需要安排在周六或者周日,總之,以更為靈活的方案同時滿足企業和員工兩方面的需求,實現為企業降低成本和為員工節約時間的效果。

以下為梁建章文章全文:

當初出于防控疫情的考慮,為了降低人員聚集,大部分單位都推出了遠程辦公、居家辦公的臨時方案。如今,隨著中國的防疫形勢明顯好轉,很多地區都即將進入全面復工復產的節奏。有趣的是,盡管已經重新具備了實地辦公的外部條件,但有不少企業和員工都從前期的遠程辦公中嘗到了甜頭,于是共同萌生了一個想法:遠程辦公未來能否實現常態化?

遠程辦公的優勢和顧慮

遠程辦公所帶來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。站在企業的角度,如果有大批員工居家辦公,那就不需要租用那么大的辦公場地,每年可以省下一大筆租金以及電費等支出。而在員工那里,如果不必每天前往單位,至少可以節省上下班交通過程中付出的費用,每天可以自由支配的時間也將大大增加。而對整個社會來說,遠程辦公可以降低出行人數,部分緩解堵車、污染等都市頑疾。

當然,遠程辦公也存在著一些明顯的缺陷。首先就是由于員工不再集中,對于一些需要共同深入探討的項目,僅僅依靠語音或者視頻聊天,有時會讓溝通效果打上一定的折扣。另外,由于員工并沒有出現在視線范圍內,企業難免會擔心他們是否會趁機偷懶,導致其工作質量對不起領到的工資。

正因為存在著上述顧慮,所以盡管“遠程辦公”很早就被視為未來的發展方向,全世界已有24%的公司尤其是科技公司采用這種辦公方式,但在中國,真正對此進行嘗試的企業卻并不多。

攜程的遠程辦公實驗

早在10年前,攜程曾在內部進行過遠程辦公的實驗。研究結果顯示,在家辦公的員工業績有顯著的上升,在九個月里業績增加了13%,源于病事假的減少導致有效工作時間的增加,以及安靜的工作環境對于工作效率的提升。對于企業來說,全要素生產率因此提高了20%至30%,同時每年在每位在家辦公的員工上節省了約1.4萬元人民幣的成本,包括辦公地點租金的節省,以及員工工作效率的提升,還有員工離職率的降低。(以上內容,引用自我與美國斯坦福大學商學院Nicholas Bloom, John Roberts, Zhichun Jenny Ying等專家學者在2013年合作發表的《在家辦公的可行性:基于中國的試驗證據》,該論文發表于《經濟學季刊》QJE,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。)

從實驗結果來看,遠程辦公所帶來的益處遠遠大過問題。如今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,則大幅度加快了企業和員工接受遠程辦公的進度。通過近期的諸多實踐,很多人都發現,借助于4G乃至5G等最新的通信技術,再加上功能越來越成熟的各類軟件的輔助,遠程辦公的難度要比原先預想的低,而效果則要比預想的好很多。

實踐表明,對于有些崗位來說,遠程辦公可以基本達到實地辦公的水平。比如研發人員,只要居家辦公能夠滿足基本的硬件條件,而且企業能夠制定合理的目標作為考核標準,那么單獨辦公的效率,反而因其不受干擾可能要比實地辦公時更出色。對于不需要面對面接待的客服人員比如呼叫中心的員工來說,只要能夠穩定連接企業的網絡,那么完全可以在家中回答和解決客戶提出的各種問題。由于這些工作都有相應的記錄,所以企業也就不必擔心員工由于在家辦公而變得心不在焉。

除此之外,企業內部還有大量的其他崗位,可能要求同事之間必須定期保持面對面的交流。即便如此,也可以適當增加遠程辦公的時間比例。比如正常情況下,企業每周采取“5+2”的工作和休息模式。那么未來完全可以改成“4+3”的模式,即安排員工每周有4天需要前往辦公室,此外還有一天可以在家遠程辦公。這一天可以固定在每周五,也可以根據實際需要安排在周六或者周日,總之,以更為靈活的方案同時滿足企業和員工兩方面的需求,實現為企業降低成本和為員工節約時間的效果。

疫情凸顯遠程辦公新機會

實際上,目前可能是中國推廣遠程辦公模式的最佳時機。一方面,前期由于疫情的影響,無論企業還是員工都已經逐漸適應了新模式,包括配套的軟硬件服務也都趨于成熟,為遠程辦公創造出有利的環境;另一方面,在中國經濟已經為防控疫情付出巨大代價之后,重振經濟、刺激消費顯然是未來的重中之重。遠程辦公可以降低企業的部分負擔,而為員工省下的費用和時間,終究也會投向消費領域。包括如果每周不是需要5天連續前往辦公室,那么員工每年就可以有無數次規劃“小長假”的機會,這對消費市場會是一個利好。而且,當更多人通過遠程辦公獲得更多自由支配的時間之后,會有助于維護家庭關系,并且幫助更多人尤其是職場女性在工作與生活之間實現平衡,客觀上甚至有可能提升中國的生育率。

這些變革,或許短期內還是會讓人覺得有些不適應。但遠程辦公的比重不斷上升,原本就是一種勢必發生的趨勢。打個比方,很多人也曾覺得在線教育永遠比不上現場教育,但是,那些先知先覺的家長們,卻通過更早接受在線教育為孩子省下了大把時間,也為家庭省下了大量費用。直到本次防治疫情過程中,全國各級學校全面推廣遠程教育,有些人才發現自己當初低估了這種新模式的意義。相信未來即便在學校重新開學之后,很多家長也會比以往更加接受遠程教育,甚至主動要求學校延續之前取得成果的一些做法。而對學校來說,如果能夠更好地運用遠程教育,有望同時提升教育的質量和效率,也可能為更多的學生提供服務。

同樣的道理,對于遠程辦公,人們也會有一個從懷疑到嘗試再到完全接受的過程。相比攜程進行實驗的2010年,如今網絡通信技術以及其它軟硬件服務都已經取得了巨大的進步,包括年輕人對于在線溝通的接受程度也遠超過去,這都為全面推廣遠程辦公創造出歷史性的機遇。站在政府的角度,不必強制所有企業推行遠程辦公,而且有些行業(例如制造業)并不適合遠程辦公,但可以對適合遠程辦公的行業進行引導,比如鼓勵發展更多為遠程辦公提供軟硬件服務的產業,又比如對大面積推廣遠程辦公的企業給予優惠政策。

如果把握住這次機遇,短期來看,有望在政府、企業和員工乃至家庭之間實現多方共贏,為整個消費市場注入全新活力。長期來看,中國企業更有望借助于革命性的全新模式,在辦公效率方面相對于歐美國家實現“彎道超車”。

在家K歌也能赚钱吗 熊猫四川麻将官方版 股票论坛macd 紫幻河南麻将官方网站 欢乐真人麻将所有版 如何网赚 捕鱼来了辅助 股票上市规则 手机版网上棋牌 精选好彩26天天好彩 中国石油股票行情走